Top

最新消息

2018-09-15

  KK笑言享受在主持台上做男主角

  目前看來風光無限,KK卻透露曾經兜裡只剩200元

  KK作客“紅人堂”

  紅網長沙11月14日訊(記者 朱青)本是東北小伙,在中央戲劇學院表演係畢業後的KK卻最終站在湖南電視台的主持席上。從最初的湖南經視到如今湖南衛視,他用八年的時間逐漸為自己搶得一席之地。如今,他主演的《我傢有個趙大咪》才在湖南衛視播完,他主持的《奇舞飛揚》也已經開播一周年,看起來風光無限。

  11月14日,應邀作客“紅人堂”,KK笑言來湖南最窘迫時是在過年前三天兜裡只剩下200元。目前雖然仍然在不少影視作品中參演,但他也表示更側重在主持台上做好男主角。

  來湖南:過年前三天只剩下200元

  

  提及昔日決定來湖南工作,KK坦言對於主持曾經非常畏懼:“2004年,我剛剛畢業,沒有找到很好的工作,我也不想過北漂的生活,覺得不穩定。特別巧的一個機會,那一年湖南選《絕對男人》,編導到北京選人,我去面試他們讓我來比賽,但是我自己覺得太年輕就放棄了。一年之後,湖南經視的工作人員又來北京面試主持人,問我有沒有想法,我當時覺得自己不可能勝任,因為沒學過,小兒科診所,而且主持和表演的節奏是完全不一樣的。”

  硬著頭皮成為當時王牌娛樂新聞《FUN4娛樂》的新任主播,KK透露,制片人看完他錄的第一期節目後很謹慎的說了一句:“你可以試一下,但是要放肆培訓。”這句話也讓他一直覺得不安。

  如今已經是半個長沙人,隨口都能丟出僟句長沙話的KK再提最初來湖南的不安,他說與經濟壓力有關:“我當時兜裡就一萬塊錢的存款,到長沙來之後,我北京租的房子也仍然在繼續交租,因為我擔心如果這裡乾不下去,要回北京得有個落腳地,之前的東西要有地方放。當時差不多每個月要花六、七千元在房租上,壓力真的好大。”2006年,雖然KK在湖南已經小有名氣,但囊中依然羞澀,春節前三天,他的口袋曾經只剩下最後200元,“當時真的都要絕望了,回不了傢,也不夠錢過年,還好當時發了五千元的年終獎,哎呀,春天就這麼來了。”

   被改名:叫KK是為當時迎合搭檔YOYO

  

  從最初亮相湖南熒屏,能在各個場合放下身段去造氣氛,有偶像外形卻總是走著諧星路線的KK迅速被觀眾熟悉。除開主持,他也開始在《暗夜心慌慌》、《我的青春在延安》等電視劇裡參演,但與耳熟能詳的“KK”相比,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魏巍。

  對於這個藝名,KK說也是來湖南後被贈予的:“我當時是主持《FUN4娛樂》,因為攷慮到要與YOYO搭配成‘OK組合’,所以節目組就給我取了個KK。”雖然曾經也並不習慣這個藝名,但被喊了八年,如今KK更加習慣大傢如此喊他:“真正有了改觀是有一次我和杜海濤去金鷹卡通做節目,主持人說接下來有請快快樂樂開開心心的KK,我突然覺得這個名字很順口很好記。”

  如今熟悉KK的觀眾越來越多,不過在其參演的電視劇中,細心的觀眾卻並不難發現他所有的署名都用上了原名魏巍。“因為電視劇有時候會賣版權到國外,老外如果看你的名字是KK就覺得很怪。而且我有一點私心是想把主持和演員兩個工作分開,希望在拍戲的時候叫魏巍,主持叫KK。我還貪婪的想過,北京pk10,別人看我戲的時候最好別知道我是主持人。”

   工作:在主持台做好男主角

  

  目前擁有《越淘越開心》、《奇舞飛揚》兩檔節目在湖南衛視播出,參演的《婦產科》等電視劇也隨後將要開播,對於自己的雙棲發展路,表演科班出身的KK如今卻把本行當成了愛好。

  “現在的重心傾向於主持。因為現在有兩個節目,而且我覺得能做好主持人,也很不容易。拍戲的話,時間是很大的問題,演一個戲份稍微重一點的二號三號的話一個月至少要拍二十天,但做節目也需要時間。劇組會比較排斥這種工作模式,所以除非有特別好的戲特別好關係的朋友才會幫你拍這個戲,儘量還是先把節目做好。”KK禁不住開玩笑稱,如今在節目裡做著男主角,就不必花更多精力去影視裡跑龍套:“等有時間再做這個愛好。三五年之後,也許節目沒有這麼多了,可以著重去拍戲,從另一個角度創作,而且主持這麼久積累的經驗也可以會給表演加分。”

  (原標題:KK:享受在主持台上做男主角 曾窮得只剩200元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